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语录

心已伤,不愿再听你多说

心已伤,不愿再听你多说

心已伤,不愿再听你多说

为了养家,我放弃了读书

我出生在五十年代末的一座偏远的小县城,姊妹六个。我在家里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妹妹和二个弟弟。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里的收入屈指可算。生活的贫穷让我不得不面对现实,为了让弟弟妹妹们能在学校多学点东西。我在老师们一连串的“可惜”声中离开了那所曾经给我太多梦想的校园。


二十刚出头的年纪,就有不少媒人来家里提亲了。父母也想早些给我找个人家,有个人疼,总是好的。可我每次都以自己还小为由,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了好心人的提亲。其实,也不是自己真的不想找,只是我当时一门心思的想找一个有技术的男人。


一见钟情,发生在那个夏日的午后

李美丽是我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上学的时候,她就经常到我家来住。有一回我们俩凑在一起闲聊,我就把自己关于爱情的想法一五一十的和李美丽说了。她非常赞同我的想法,而且后来还很郑重的告诉我说,她有一个表哥,叫赵华明,在一家建筑社做木匠,人挺老实的,而且手艺也不错,她说看我们俩挺合适的。听了李美丽的话,我的心当时就像是突然地被什么东西给挠了一下,对着李美丽笑了笑,意思是可以先谈谈看看。

自从李美丽答应给自己和她表哥牵线后,我每天做起事来都是心不在焉的,老是在想李美丽的表哥会是一副什么模样,性格会不会是很孤僻的那种……“同志,刚刚排在前面的那个人打了那么多的饭,为什么我的却这么少?”我正独自想着心事,就听有人吵着嫌我给的饭不均匀。我头都懒得抬,直接回了他一句“十个手指头还不一样齐呢!”“脾气这么大啊?美丽怎么从没和我说过这一点啊。”一听美丽这两个字,我猛的抬起了头。眼前站着一个一米七八左右的大男人,正憨憨地对着我笑。“你是……”“噢,我叫赵华明,是美丽的表哥。”我的脸当时嗵的一下就红了。

赵华明竟然给我来了个“措手不及”,不过他结实的身材、憨厚的长相还有那同龄人身上少有的成熟给了我很好的第一印象。直觉告诉我,他是一个值得自己托付终身的人,一见钟情的情愫使我和赵华明聊得很投机。谈话中,我知道了赵华明不仅有着好多女孩子羡慕的城市户口,而且还有着一份在单位里令人羡慕的正式工作。就这样,爱的种子在我那颗纯真的心里慢慢萌芽了……


结婚登记处,他竟掏出了离婚证

自从那天与赵华明见过第一面后,我每天都渴望能看到他的身影。后来与他有情有意的交往了大约三四个月,我从心里就完全爱上了这个憨厚的男人。半年后,我们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

按照当地风俗,我和赵华明本该在赵家举行一个订婚仪式的,但赵华明以家里屋子少为由执意要在我家举行订婚仪式。我母亲开始不同意,认为这样做坏了“规矩”,可我那为人霍朗、大方的父亲却一锤定音:“在谁家订婚都一样,让赵华明爸妈到咱家来吃订婚饭吧!”就这样,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赵华明陪他的父母来到了我家,参加订婚仪式。双方老人虽说第一次见面,但都很满意这门婚事,我父亲甚至还因为找了个好女婿,高兴得亲自下厨炒了满满两大桌子菜。席间,我家的一位亲戚提议说:“干脆今天就让小敏和华明登记结婚得了,来个喜上加喜!”赵华明也凑过来悄悄告诉我,他家人也有这个想法,所以他把手续都一起带来了。我虽然感到事情有些匆忙,但还是含羞带笑地答应了。于是,在一片欢笑声中,我和赵华明去了婚姻登记处。

在婚姻登记处,赵华明掏出了“手续”——一张离婚证书!我当时惊诧得瞪大了眼睛。赵华明赶紧陪着笑跟我解释,说他以前处过一个对象,刚刚登记完还没办酒席就因为财产问题发生严重分歧而离了婚。尽管赵华明的解释看起来合情入理,但他毕竟结过一次婚,可他却一直没和我说起过。我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快乐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暗淡起来,但事已至此,单纯的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在赵华明好言好语的哄劝下稀里糊涂地和他领了结婚证。


更多的谎言还在不断的上演……

回到家里,我把赵华明结过婚的事情悄悄说给了母亲听,母亲脸上原本开心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不过她没有告诉父亲,但似乎已经预感到今天将会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饭后大家坐在一起闲聊天,父亲随口问起了赵华明户口是怎么转的。他父亲听得好像有些糊涂了:“华明没转过什么户口啊,他的户口一直都在俺们村子里呢,就因为是农村户口,孩子在单位一直都还是个临时工。”这个老实的庄稼汉,话虽然不多,却如同晴天霹雳,又好似一记闷棍,几乎把我们一家人都给击昏了,亲朋好友也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满堂的欢乐一时被沉闷替代了,一家人陷入了极度的气愤当中,我更是没有想到自己素日尊敬、信赖的心上人居然会是个大骗子。晚上,我一夜无眠。涉世未深的我最后割舍不下心中那个男人。我希望父亲也能原谅他一次,对于我的决定,父亲第一次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小敏啊,爸是过来人了,看人看事比你准,赵华明连婚姻这么大的事情都敢欺骗你,别的事情就更靠不住了,你跟他在一起生活肯定没有幸福可言,我也不能让一个骗子做我的姑爷,你要不和他离婚,咱就断绝父女关系!”


父亲斩钉截铁的话像针一样深深的刺痛在我本已伤痕累累的心上。我知道,为人耿直的父亲,最恨的就是别人骗他,而且他决定的事情一向是很难改变的。面对倔强的父亲,我“扑嗵”一声跪倒在了他老人家的面前,“爸爸,我认准赵华明了,我爱他,您就给他一次改正的机会吧……”话还没说完,父亲就给了我一记重重的耳光。“没出息的东西,你给我滚!权当我老苏家没有你这个闺女。”从小到大没挨过父亲的一句骂,更不用说挨打了。父亲这一巴掌打痛的不是我的脸,而是打断了我们之间二十多年的父女亲情。


带着一身的疲惫与满腹的委屈,我徒步来到了距离县城很远的赵家。赵华明看到我的到来,他竟高兴得像个孩子,抱起我在院子里转了好几个圈。

从我憔悴的神情里他很快就猜出了在我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他说是因为怕自己配不上我才这样做的,而且很郑重的向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做任何让我伤心的事……赵华明的父母也表示我在他家不会受到任何的委屈。就这样,我一颗痛苦的心总算有了归宿。


为了婚姻,我14年没回过一次家


那年的腊月二十四,我和赵华明举行了正式的结婚仪式。那天,赵家笑语欢声,前来贺喜的人们纷纷夸赞赵华明好福气,娶了个好媳妇。虽然宾朋满座,但除了赵华明及其家人外再没有一张我熟悉的面孔,别人出嫁都有好多娘家人陪伴,而我却是孤伶伶的一个人呆在婆家。家人其实都知道我今天结婚的,可他们谁也没有来,连一句祝福的话都没捎来。

转眼就到大年初三了,按风俗,这天应该是新媳妇回娘家的日子。由于对家人极度的牵挂与想念,让我不顾一切了,哪怕再挨父亲一顿痛骂我也心甘情愿。


走进家门,往年节日的欢乐情景我没有看到,眼前冷清的景象让我难过得心碎。屋里,我故作欢快的喊了一声:“爸,我回来了。”父亲闻言抬起头,望着我,怔了一下,说:“回来……好……”这时,母亲和小妹听见我的声音也都从炕上起来了,小妹响亮的叫了一声“大姐”,猛地扑进我怀里哭开了。母亲眼角含着泪,对我问长问短。


屋里渐渐开始有了一些欢快的气氛,出去玩耍的小弟此时也跑了回来。我对弟弟妹妹们说:“走,跟大姐上街买菜去,咱一家人好好团聚团聚!”谁知,几个小家伙的欢呼声还未落,就听一直沉默着的父亲突然发话了:“你走吧,你只要一天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