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语录

别了,伤心的人

别了,伤心的人

别了,伤心的人

眼看着清明节就要来了,春意盎然的脚步,带来了人们对故去亲人的缕缕思念。是啊,该祭扫缅怀亲人了。哥哥从沈阳赶了回来,我们一起去了青山公墓祭拜母亲的在天之灵,心情沉沉的,有些伤感。之后,我对哥哥说,你先回吧,我去看看亚奇。

亚奇是陕西宝鸡人,大学毕业以后来到了我们这里工作。因工作关系我们成了铁哥们,交往已经20多年了。去年11月份去世,是尿毒症。他非常出色,既有黄土高原汉子的粗旷豪放,也有淮上人家男子汉的淳朴善良。他的逝去对我是个很大的打击,我失去了一位可以时时刻刻敞开心扉的挚友——长时间的相处相知,已经让我们亲如兄弟。今天,我又来看你了,兄弟!我知道他的家庭并不如意,他的妻子性格内向,没有他的心阔豪放,他们俩在长期的冷战中生活着,而每每出现家庭冷暴力时,都是亚奇主动迁就、化解,这曾经给亚奇带来过苦恼,我常常告戒亚奇,为了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容忍她的弱点吧,过过就会好的,老了你们就会相扶相持了。而亚奇听了总是默不作语,似乎听从了我的劝告,但我看出了亚奇的极不情愿。作为朋友,我也只能点到为止,剩下的由他们自己定夺。他终于在忧郁中走了,妻子默然流泪,女儿哭天抢地,那情形,我至今难忘。

因为心里装着亚奇,今天,我来祭扫他了!在诺大的青山公墓区,我缓缓地走向了B4寄思区第二排16号,那里,躺着亚奇!远远望去,我忽然发现有一女子垂首低眉,蹲在亚奇的墓前在给他焚烧纸钱。因为那女子披散着的头发遮住了面部,我无法看清,情急之下,我疾步来到了她的跟前,也许是我的脚步声太大了的缘故吧,那女子扭转了头,撇了我一眼。我终于看清了,呀,是哓哓!她正泪眼婆娑着,神情黯淡。哓哓也看到了我,不觉一怔,凄然笑了笑:你来看亚奇了?说着,起身捋了捋凌乱了的长发,又侧身整了整墓碑正中那束可能是她带来的鲜花。就在我惊讶时,她突然从自己的坤包里抽出了一封信,随手投入了焚烧桶里,我眼疾手快,大叫着“别烧!”伸手捞出了信。亚奇很有写作功底,以往他写的东西都会让我过目,在这点上我很佩服他,今天能够见到他的东西,我当然会全力抢救的。至于这东西是怎么到的哓哓的手中的,信中写了什么,我没有来得及仔细思量。哓哓见状,死死拽住了我的手,欲重新夺回信投入火中,我大怒,气急败坏地斥责着哓哓:亚奇是有写作天赋的人,我正在策划为他整理遗作你知道吗?你别害他!因了我的失态,我连连向哓哓道了歉。但没有想到的是,哓哓嘤嘤地啜泣了起来:亚奇,亚奇,别怪我无情,我不想让他知道啊。接着,她用那痴呆的泪眼盯了我一下,喃喃道:你看吧,看吧,亚奇会诅咒你的!哓哓的这波动情绪是我始料不及的:她和亚奇怎么啦?此刻,我无心揣测这个中的原因。百般安慰之后,我和哓哓离开了青山公墓。车子在急速地驶着,公路的两边一边是青翠覆盖的山峦,另一边是碧绿荡漾的淮河,而在这无限的春光里,我和哓哓保持了默契,都没有说话,我的心是沉甸甸的,也充满了好奇,我想探究真迹。于是,在哓哓的家门前,我征询了哓哓的意见:如果你认为这样对你不好,你可以收回这封信自己保存,如果你认为可以让我过目的话,我想看看。哓哓幽幽地说:你看吧,不给你看你会怪罪我的,有什么不解的地方尽管来找我,我知道你是亚奇的好朋友,我相信亚奇也不会责怪我的。如果你想公开也是可以的,随便你。

“哓哓,我快不行了,你来看看我吧,那样,我死也无憾了。还记得吗,我们相识于仪心舞厅,大概有十年了吧。你当时只有24岁,我清楚地记得,你总是骑着自行车带着个小女孩来跳舞,你那冷艳中带着忧郁的神情每每都会引起我的注目,有好几次我欲邀请你跳一支舞时,都因为怕遭到你的拒绝而知趣地打消了念头。有一次,那个小女孩因为在舞场乱钻而不小心被我撞倒了,哇哇大哭。我连忙瞥下了舞伴,随手抱起小女孩哄笑了她,你疾步过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夺过女孩转身离去。来舞厅这么长时间了,第一次近距离一睹了你那冷漠而清澈的眼神,我不禁呆住了,发誓一定要鼓起勇气邀你一曲。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我真的邀请你了,虽然你没有拒绝,但是,可以看出你是勉强的,但为了显示出你女士的优雅风范,你还是落落大方地闻歌起舞了。我的心情是战战兢兢的,我至今忘不了!呵呵,男人啊,有时候面对漂亮的女子时总是会显出他的笨拙、可笑。当时,我好象说了对不起什么的,你始终没有搭理我,只是随着舞曲在旋转着……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以至更多次的邀请,慢慢地我们就熟悉了起来。你告诉我,你是下岗女工,那女孩是你女儿,夫妻不和睦,正在闹离婚。你还告诉我,因为家贫,不得已违心嫁给了家境优越的他,你童年时那些美丽的幻想轰然倒塌。你心有不甘,但眼前的现实制约了你,不得不屈从,你只好认命。然而你的丈夫对你的这种心态还是有所觉察。他知道,他除了家境比你优越外,无论是学识、相貌还是做人,无一能够胜出你的地方。于是,那种大男人的所谓的自尊心要发威了,于是,他开始变相折磨你了,于是,你求生不得,欲死不能。这时,我才明白了你冷漠和看似无情的原因。在后来的相处中,你渐渐地对我开放你的心扉了,把我当做了你倾诉知己。你那无尽的话语,就象滚滚东流的江水,永远也倾泄不完,堵也堵不住。至于你为什么要向我这个外乡人说出这些,当我询问你时,你动容地告诉我,你诚实可靠,值得信赖。后来,你又曾经多次对我说,认识你是我的幸运,你和一般男人不一样,很有男人味,和你交往有安全感。对于你的这些评价,我起初并没有觉得自己比其他男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区别,但因了你的反复诉说,我也默然接受了。你说你是井底之蛙,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就见过那么大的天,对那生我养我的遥远的黄土高原充满了遐想,喜欢听具有西北风味的《一无所有》、《黄土高坡》等歌曲,向往着有朝一日能够去那神奇莫测的地方看看黄土风情,看看延安窑洞、看看兵马俑和莫高窟。我在你竭力赞誉我家乡的心旷神怡的同时,也听出了你的话外音:这都是因我而起的原因吧,不是有句话叫‘爱屋及乌’吗,想必你一定是……我及时捕捉到了这其中的心灵闪电,我畏惧了:我是外乡人,在这里已经成家立业了,我不敢奢望能够得到你这位江淮水乡美女的青睐,更不敢在你那粗悍丈夫的家门口造次。我又有点自嘲了:可别自作多情啊,想那么多,你会看重我什么呀。但自嘲归自嘲,我还是有意识地开始疏远你了。我把你那美丽的憧憬就此装在了心里,只求自我心灵上的安慰,不敢逾越雷池半步,始终保持了与你的距离。倒是你,在我的面前象一只快乐的出笼小鸟,释放出了你那火辣辣奔放的个性,解禁了长期的郁闷。实话告诉你,由于受到了你的感染,我也越发喜欢和你交往了。从此以后,我总是渴望能够每天见到你。而当你每次心情烦躁时,你就开始频频地主动约我去酒吧、歌吧和咖啡馆了。这个时候,我们相聚在无人打扰的充满温馨的地方,边喝点什么边无忌地聊着愁绪、眼泪、酒、烦闷和快乐,但我的心总是惴惴的。常常是我以一个大你15岁的兄长的姿势(按照你的话说:一个极具成熟魅力的男人的姿势)给你以心灵上的慰籍和关切。光阴荏荏,就这样,我们不知不觉中走过了近十年。而在这漫长的十年里,因为你糟糕的婚姻,你受尽了他的摧残、折磨和灵魂上的吞噬,终于在第八年离婚了。那天晚上,你要求我去你家庆贺庆贺,起初我想拒绝,但碍于你的盛情和你的心情,我还是勇敢地去了,这是你离婚后首次允许一个男人去你的小巢吧,我真的找不到拒绝的理由。那晚的你,一会哭一会笑的,疯疯癫癫,乐此不彼,全然不顾我的感受:我是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啊,我得走了。快十一了,可你还是没有让我走的意思,我要走,你不让,我只好继续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