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语录

感祭奠伤

感祭奠伤

感祭奠伤

没有哑的喉咙,不喜欢言语;干涸的双眸,恋上了寂寞!拉着多情的夜,倾听一个又一个湿漉漉的故事。

落叶在半空中哀鸣,悔恨听了风的蛊惑,决别了树梢,遗忘了与树一生不离不弃、厮守至死的承诺。

谁的影子,闯入了谁的胸膛,霸占了谁的心房!而後,又接受了另一个谁,披上婚纱、走进教堂。留下谁在原地徘徊等待,虚度青葱的年华。

一声声轻微而又落莫的叹息,多少句誓言、多少句承诺,由沧海变成桑田,又化为缕缕颓废缭绕的烟雾,袅袅飞升,去了西方。

谁将思念沉淀在脑海,沉淀的发馊;谁将思想放牧,又在谁的牧场搁浅。

谁在心田里种着葵花,在花的海洋里数落一点一点粉沫的伤;谁又在碎雪飘扬时,寻找那一抹能抚平心中伤痛的阳光;落花成雪,拂在额头,微凉?薄凉?亦是凄凉。

谁与幸福的关系,一直处于擦身而过、无缘的状态。

谁在谁的戏台下,捧着绿茶,品着、嗅着、虽始终无法察觉那一抹淡淡的茶香,却依旧愿长久驻足,不肯挪步。

谁还在街角路灯下,清眸张望,继续徘徊流浪;谁还在房间里,扬起嘴角,淡淡的微笑;谁与谁在黄泉河两岸,坐在花岗岩上,无奈、苦笑、彼此对视。

谁倔强地忍着眼泪不回头,孤独一掷的迎着霜雪往前走!

谁与伤感、悔恨、绝望相继勾脖子,攀关系,拜把子。

一场邂逅,一滴清泪,一出别离,一段故事。

时间与空间联手,拉出了条无数恋人不可逾越的感情隔离带。

寂寞的花在忧郁的文字里朵朵盛开,又在新的诗行里片片凋零。

2009、频繁的扇动羽翅,将要飞走。是谁将它的影子扣留了下来,准备用下半生珍藏。

谁在扳动手指,告诉自己,2010很是漫长。问道:“来年,惆怅是否依旧张扬,伤感是否依旧猖狂!”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