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语录

我将要逝去的青春

我将要逝去的青春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在驾校冰冷的座椅上`在八月让人昏昏欲睡的闷热中`上着同样让人昏昏欲睡的无聊的法培课“我的身边是一些和我风牛马不相及的人`他们也在上着课“我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陌生的教学课堂上`享受着这些陌生所带给我的孤单“我不知道我身边这些人是为了什么来这里上课“我甚至不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来这里上课“我只知道当我的父母对我说你十八了`去学个驾照吧“我轻轻的哦了一声算是答应下来了“

我十八了“怎么一下子就十八了呢?我记得在去年我还和我的朋友在北风呼啸的寒冬中站在温暖的阁楼里读着《彼得·潘》“然后我们说真希望可以像彼得·潘一样做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那么就可以永远像现在这样快乐“可是和我一起说这句话的那个人到底去哪了呢?好象在风里一下子就消失了“于是我就那样在风里伫立着“茫然回顾了一年“`突然间就在风里长大了“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水晶球不管是在皇后手里还是在巫婆手里我都想要问个明白“

那天放学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脚步比平时快很多“于是便放慢了脚步看着身边的那些人“我发现他们都走的很快“我想到这个社会的快节奏步伐已经让他们潜移默化的习惯了“他们忘记了身边还有高大挺拔的柳树“他们忘记了眼旁还有碧绿芬芳的草坪“他们忘记了天边还有飘忽不散的浮云“他们忘记了这些赏心悦目的风景“他们忘记了这种纯净的美丽“或许也可以说他们已经丧失了这种心态“他们已经被生活折磨的麻木了“他们只是一味的忙碌“工作“挣钱“挣钱“工作“日复一日机械般的重复着“

我觉的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考完驾照后我是否还会依赖着我的文字苟且偷生的继续生活下去?我是否可以亲手扼杀掉属于我自己忧伤的青春?我是否会和所有的人类在社会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来回厮杀?我是否可以在这场浩瀚残酷的圣战中存活下来“没有任何表情的踩在堆积成山的尸体顶端`坚持到最后?我是否可以让手中紧握着代表金钱的修罗刀饱蘸鲜血?敌人的“还有我的“

犹太人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老子说:天地不仁““不仁”就是不思考“所以我想或许我不该想这么多“放任自己也变的像他们一样做一个为了生活而努力挣钱的机器“但是每当我有这个念头的时候“我总是听到在心脏里有一种声音在向我竭斯底里的呐喊“然后它狠狠的痛了几下表示反抗`我就只好放弃这个想法“所以现在的我即成不了奔着天空盲目追求金钱的青年“但我也不再是个可以在草地上快乐奔跑年少无知的少年“我就在天地的中间一直那么悬浮着“不能展开翅膀自由的翱翔也不能迈开大步脚踏实地的前进“我能做的也只有俯视大地“仰望天空“然后等待着周围空空荡荡的风灌满我的衣袖“让我伤感起来“

朱自清在《荷塘月色》里说:热闹的是他们“我什么都没有“我想说其实我挺热闹的“但我还是什么都没有“我还想说我的世界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但已经很热闹了“

我会常常想一些没有答案的问题“比如我的前世是什么?因为我这辈子毫无疑问是个人“答案铁定“铁定的东西对我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可是关于前世却没有人能给我一份标准的答案“我想或许是大雪纷飞的冰山顶尖上的一块千年寒冰“从来没有见到过温暖的阳光“所以我这辈子这么渴望温暖“我想或许是一滴从情人瞳孔中滑落下来的美丽忧伤的眼泪“所以我这辈子的幸福这么支离破碎“

前世告诉我:其实你前世是一枚钟面上的指针“孤独的原地转圈“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时光一去不返“而你无能为力“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