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语录

日落

日落

生活就像是日落。心安静时,黄昏是铅色的素描画,平和静漠。以及隐藏在背景里的落日,寂静美好的画面。

?——写在前面

那一束光线质地明朗。湮没月光的尽头停靠着不久逝去的云朵,没有人知道它镂空的灰色如何催化而来,是闪烁在眼角的泪光,还是洇浅在回望里的碎念。天是青色的,路面泛着光。白色球鞋,保温瓶,木马盒子,CD。以及你沉淀后那抹素白心跳,徘徊时忽然绽放的一米阳光。

未殇的色调,空白格的结局,时光之外的潜角色。思维的弹性太过张扬,落尽言语后你试着挥去寂寞。浮起那些零落的过往,落落说你看不到落日散尽的那缕红,那是因为你的眼睛布满了黑色光。

飞去寂寞飞去忧伤。飞来这个秋天的第一个童话。某个旷大的空间里你挑选了一处安静的角落,用记忆的笔耕刻了浅蓝色的城堡,类似天空的色调。躲在灰色间隙里的蝴蝶,细润的斑斓里展现了春天的场景。当阳光再次回到那飘着雨的夜晚,埋藏多年的故事在纯净声音里缓慢清晰。

那一刻你想你喜欢上了范逸辰弱化的音调,不带任何突兀的棱角。音乐世界里逝去了太多歌者,有人用画笔静静等候着这个世界未知的逝去,某一处苍老的素描画。适时的日子里回望那些拥有的感动,再附加一些失忆的心情,成为某支曲子里欢畅流淌的哑音。

生活也就是如此的淡定。忽然释然了才体会到平静的音色。柔和,温沁。心跳的间隔很短,若有若无的花香,瞬间看到的被禅解的心语。藤椅里浅卧着听到了窗外飞鸟震翅的细微声响。

雨在秋的空闲里毫不吝啬。湿了记忆,洗了彷徨。某个下午你抽了珍藏的烟,胶质的过滤烟嘴,精致的玻璃烟缸。伸出无名指时你看到了多日未剪的指甲,不久前你穿着宽大的衣服把眼睛藏在散落的刘海里,竖起的衣领掩饰了干涩的喉结。你假装成为某些人视线里的过客,枫叶在凋落,人群在消散,圆形脚步最后折回了你想延伸的虚无。顺着那一道圆弧回到原地,募燃明白你早该放弃这些的,虽然你已过分地依赖了酒精,你会在喝酒时极力想混沌时你说出的简单愿望。追溯太过唐突,那一束光线刺痛刷新的视线时你就明白了你又在时间里荒芜了好久。

并不想太过冗长去表术一些颓败的。那个落日下落落坐在你单车上说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落日这么圆啊。你说不知道,落落说真笨,那是因为落落比较胖啊。某段小说里出现的句子你找到了契合的场景,期待与希望,或者鼓掌时纤细的温暖,还有耳膜里微微的盲音。你说那天本没有落日的,是落落的微笑给了你们光亮。

你说小男人的路程是没有尽头的。在那个季节里他们希望一些人会来到自己的生命里,同时又自卑于那些未知的恐慌。小男人明白自己可以在宿舍随意喝酒划拳而不去注意形象,但摆到现实里却惭愧着拿不出场面。也许等待只是他们的自圆其说,就像等待戈多里那几个傻瓜一样希望有人可以带走他们小窝式的落寞和悲伤,然后把自己交给幸福。

你骑上了单车去看风景。却被别人当作了风景榨干了焦急的心情。像标本一样定格在别人的相册里。有宽大的背景,干净的天空,颀长的影子,和温漠的眼神。他们给这个标本起名叫男孩,你说那叫小子。

是记得你曾看透了别人的灵魂的,确切说是看透了自己的灵魂。生活的未知旅程,青春的另一条路。那个早晨你选择时该是如此地决绝。你说用小男人的姿态,去收获那些叛逆和挥霍。忘记了当时有好多少年在微笑的,你说那是因为光线太过暗淡,你隐藏在黑暗里,黑暗隐藏了你好看的影子。

那时世界的年纪还小。有爬上屋顶摘星星的冲动,有埋下糖果等待结出更多糖果的新奇,有躲在墙角里吓唬女孩子的可恶,有偷老师粉笔画圈圈的可爱。外婆说在你的伙伴里第一个给你叶子的人就是你以后的知己。原辰把银杏叶子递给你,你说这好像鸭掌啊。紫色的泡沫弥漫在那个阳光煦和的秋天。

你用线穿起了面包对别人说这是你的面包圈,你看到坐在地上摔倒的落落时你的面包圈失效了。然后你哭得像个孩子。从那时候你就知道了希望落空时有多么冰凉,透骨的无法言语的伤心。

自此你爱上了在自己的镜子里定义旁白。每天早上用刀片把胡子刮一遍,尽管有时皮肤已经很光滑了。习惯了抽烟,在夜晚慌张地醒来,看着偌大的空间发呆,忽然莫名其妙地泪流满面。那些熟悉的烟草味就成为了小男人不可遗失的依赖。自圆其说地安慰自己温暖自己,最后还是去酒吧耗了半个晚上。同样的人,同样的落寞,同样地喝一个牌子一个味道的酒水,同样地在清醒里慢慢模糊。

你爬上了城外安静的矮墙,来时身后那些光亮在盛大彩排里预演的光景里反向消失,车辆从身旁呼啸而过,生命里静止的空白有秩序地默放。像是刻意做好的列表。该怎么说呢,秋天的微凉冷澈在骨骼里,远处是稀落的几点荧光。不想大声呼喊,你安静地离开。这个地点不会记得你曾来过,你把某个夜晚的感受记在了心里。

回到宿舍时舍友还在打牌,或者上网。你忽然想起你还欠某人一句晚安。这让你的漫无目的找到归宿,你拿出手机发了那两个字。水房里水流的声音越来越大。后来的景象里你在睡觉之前就丢失了结束的记忆。

有些事有了开端,却没了结局。有些事没有开端,就不会有结局。

你听可米小子的《青春纪念册》。意外想起了几个叫不出名字的人,和他们相处的时间最少,最后记忆里面容却是越来越清晰。你一直在寻找一个有关落日的传说,用尽你不太丰富的阅历去给那个场面做阐述,恍然地力不从心。

在很多个日落里,你真的没有看到落日存在过。

落落说那是因为你的视线里布满了黑暗。你看了那个城市的霓虹,人群和车辆,还有天空里没有经过过渡就挂起的星星和月亮。

你说那是因为你的窗子有太厚的窗帘。

最后你懂得了如何去用心体会生活。

风过时你看到了罅隙里鲜亮的一米阳光。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